当前位置: 主页 > 热透新闻 >

“特赦1959”中叶立三的原型是谁?说出来别不信来头真不小

时间:2021-11-24 19:44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有时候越读历史,就越会感到不可思议和理所应当。如,许多人都曾感慨:我就纳闷了,以刘邦为首的小小沛县里,咋就忽悠一下子,出来了一群帝王将相呢? 若解答,估计会出现许多答案,毕竟角度不同,答案也就不同。不过若站在历史大格局上去解答,却又出奇一致

  有时候越读历史,就越会感到“不可思议”和“理所应当”。如,许多人都曾感慨:我就纳闷了,以刘邦为首的小小沛县里,咋就忽悠一下子,出来了一群帝王将相呢?

  若解答,估计会出现许多答案,毕竟角度不同,答案也就不同。不过若站在历史大格局上去解答,却又出奇一致,那就是:历史潮流浩浩荡荡,顺之者昌逆之者亡!概莫能逃!

  比如《特殊1959》中,有位叫叶立三的人,他是虚构的。但可知他的原型是谁?说出来别不信,来头真不小,他就是:韩浚。

  这位韩浚生于公元1893年,是湖北黄冈人,也是苦出身,父母务农,自幼家境贫寒,跟许多后来有了出息的人物一样,父母勒紧裤腰带也要供他上学,由此打开了他的“命运之窗”。学成后曾当过一段老师。在1922年当上了广东军政府财政厅检查员。

  韩浚命运的转折是在1924年,这一年他如同许多有志青年一样,心忧国家命运投笔从戎,并结识了邓演达。经邓演达推荐,考入了黄埔军校,成为了一期学员!

  皆知,黄埔军校堪称是将帅摇篮,产生了许多名震历史的人物,比如元帅,陈赓大将等,显然韩浚是时代幸运儿,得以跟如此之多的优秀人物交往。也正是在这一时期他入了党,并在1925年,被选派到了“苏联红军大学”学习。

  从这段经历来言,显然此刻的韩浚备受重视。不说别的,只这一个留学“苏联红军大学”的资历,就足以让他傲视同期的许多人。且也正是因有过这段留学经历,使得韩浚回国后,当上了“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警卫团参谋长”,而团长便是:卢德铭!

  但就在这时,风云突变,何去何从?韩浚跟卢德铭一样,选择了加入到南昌起义的队伍中去!可惜,当他们率领警卫团来到江西时,却得知南昌起义的队伍已经南下了。卢德铭、韩浚等,辛焕文只得返回了武汉!

  在武汉,他们接受了新的任务,参加“秋收起义”,卢德铭被任命为总指挥,而参谋长韩浚,则被任命为副总指挥,辛焕文为政治指导员。但当他们返回江西途中时,却遭民团伏击,辛焕文牺牲,卢德铭死里逃生,而韩浚则被俘。

  韩浚并没有被杀,相反还受到了优待。毕竟“黄埔一期生”既是荣耀也是资历,或说是一个“护身符”。面对昔日的校长,韩浚选择了加入国军。从此开启了另一种人生。

  其一,从他此后的履历来言,担任的大多是些文职。比如曾出任,南京中央军校政治教官、第四十一师政训处,甚至还在“华北抗日宣传总队八大队大队长”的这个位置上,有过短暂停留。显然,蒋介石虽念师生之情,但实则却还是不信任他。因此很长时间内,没给他实质军权。

  其二,韩浚线年当上了少将旅长!不过,他受重用则是抗战时期。先后参加了南京保卫战,武汉会战,第二、三次长沙会战,湘西雪峰山会战等。因此可以断定,韩浚有才干,是一位爱国将领。

  随着抗战胜利,韩浚再一次陷入到纠结之中。从他的相关回忆录中,看得非常清楚,他本意上是不想再进行内战了,奈何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”,已成为国民73军军长的他,不得不参战。

  哪料却在芜战役中,迎头撞上了咱的粟裕大将,以另一种方式,完成了自己的谢幕之战——同时这也是他最有名的一战!

  皆知莱芜战役,是粟裕大将指挥的一场教科书般的经典战役。留下了许多经典。比如王耀武的那句名言:五万多人,三天就被消灭光,就是放五万头猪,叫共军抓,三天也抓不完。

  后来这句被改编了一下,在《亮剑》中由楚云飞说出,其实“版权”是人家王耀武的。

  总之,这场莱芜战役,不但一举粉碎了国军南北夹击的态势,而且歼敌数量,战役速度等,都创造了解放战争以来的最高纪录。其中尤其是李仙洲所部,几乎全军覆没,而韩浚的73军,就配属给了李仙洲!

  所谓兵败如山倒,韩浚带着为数不多的败军,撒丫子逃到了青石关附近,本以为摆脱了危险,于是便命休息一下。

  不休息还好,这一休息,韩浚却悲从心来了。先不说兵士们惨状,就说这逃跑,能跑到哪里去?正这时一位叫黄炎勋的参谋凑了过来,说:“军长,我们不能回去,南京一定要垮台,我们到解放军那边去,我在博山时就知道这周围有解放军,我去找他们来,你与他们谈谈。”

  韩浚当时并没吭声!毕竟他有思想压力。论黄埔资历,、陈赓等都是他同学,从“秋收起义”说,罗荣桓、谭政等许多威名赫赫的人物,当年都是他手下。可如今再瞅瞅,人生悲哀,莫过如此了!

  突然,一颗信号弹腾空而起,那是华野九纵的攻击信号,顿时是枪声大作。九纵二十五师的一个团,截断了韩浚去路。而韩浚等人全部被压缩在一条干涸的大沙河里,一颗手榴弹下来,能炸一片。

  打到这种地步了,还打啥?根本不用韩浚下令,其手下人就开始纷纷把枪一丢,表示投降!韩浚只得让黄炎勋向解放军喊线军军长在此,找你们有事商量!”

  韩浚无可奈何,喊了一句:“我是73军军长韩浚,现在我跑累了,已经站不起来,跑不动了,你们看着办吧。”

  解放军战士也都感到这事好玩,没想到说好的“有事商量”,竟然是这个事。于是,只得喊来担架,然后把韩浚放上面,抬着韩他去见自己的团长。

  这场景说起来,真是蛮喜感的。不过更喜感的却在后面,当韩浚被抬入团部后,一位战士便对跟随而来黄炎勋等人说道:“你们先回去吧,你们的军长由我们照顾了。”

  《特赦1959》中叶立三,也是被俘于莱芜战役中,原是国军某整编师的师长。在剧中多次向王耀武抱怨老蒋、陈诚等指挥不力,对莱芜战役的失败,很不甘心。

  且《特赦1959》一开始,就是他从战俘管理所逃跑,后来被送到功德林,一度非常不配合改造,但后来却被感化和转变了过来,成了积极分子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销售假冒高档天叶、中华烟郑州 重庆小姐弟坠亡系生父谋杀小三 鐵心布置鐵面檢查鐵腕執法堅決